• 热评丨香港再出发,立法会就要敢于“剪布”-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0-05-24 05:36   来源:未知   阅读:

  因反对派议员拖延,香港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停摆超过半年,导致大批议案积压。18日,多名反对派议员被逐离场,内委会主席选举得以完成,“拉布”终于破局。高票连任的李慧琼表示,立法会敢于“剪布”是香港再出发的关键一步。

  “拉布”是个政治词汇,原本指冗长辩论及无限制演讲,后引申为以不择手段的方式达到瘫痪议事、阻挠投票等政治目的。在18日会议前,正是由于反对派议员“拉布”,香港立法会内委会自去年10月起经召开17次会议仍未选出主席。

  4月13日,国务院港澳办和香港中联办发言人谴责郭荣铿等反对派议员滥用权力,其行为偏离誓言,涉嫌公职人员行为失当。港澳办4月21日也曾表示,在郭荣铿以及其他反对派议员的故意拖延下,原本十几分钟就可以完成的立法会内委会主席选举,延耗了6个月、15次会议仍未完成,这放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其结果是,内委会长期停摆,多达14条法案不能及时审议,超过80条附属法例在限期届满前得不到处理,一些本可惠及纳税人、残障人士以及与房屋供应、公众健康保障等民生息息相关的法案未能得到及时通过。

  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4月30日发文,点名以郭荣铿为首的“议员群组”,希望他们临崖勒马、回头是岸,让“停摆”超过半年的立法会内委会选出主席及副主席。前行政长官梁振英本月8日更是在社交媒体上直斥,“泛民”先天的好斗基因,加上后天的职业背景和政治立场,就是一味要“揽炒”。

  郭荣铿等“揽炒派”之所以恶意“拉布”,纯粹是了为阻止《国歌法》进行二读,好令该法无法在今年7月立法会会期结束前通过。而要重新进行一读及二读,至少要耗时多一年才能通过。那郭荣铿如何能屡屡“拉布”成功呢?

  2016年立法会选举,建制派议员占据大多数,但当时建制派仍然对“反对派”有一丝寄望,李慧琼成功当选立法会内委会主席后,便按多年的传统留一些副手位置给反对派,不再派人竞争副主席。于是,郭荣铿当选内委会副主席,这为半年多的“拉布”种下祸根。因为去年10月,按惯例要重选内委会主席,李慧琼是候选人,有角色冲突,便只能由内委会排名第二的副主席郭荣铿来主持选举,这便给了他“拉布”的机会。

  而郭荣铿早已不是什么反对派,而是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卖国贼。他多次游说美国政府,希望美方通过干预香港事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梁振英直言,“郭荣铿这种行为叫做卖国,做这种事的人叫做卖国贼,古今中外,没有一个卖国贼有好下场,一个都没有”。

  反对派“拉布”,一度令立法会无解。此次终于破局,得益于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本月15日引用立法会《议事规则》92条,指明由立法会财务委员会主席陈健波主持内委会主席选举,不再由郭荣铿主持,并表明会议不会处理规程问题,直接投票。这等同废了“揽炒派”武功,使他们不能再以和选举内委会主席不直接相关的规程来“拉布”。但大家也看到了,眼瞅着“拉布”不成,反对派议员18日直接动手阻挠,导致会议一开始即发生冲突,在多名反对派议员被逐离场后,会议才得以顺利进行。

  曾任香港特区政府新闻统筹专员的冯炜光指出,郭荣铿等人持续半年的“拉布”让我们看清三点:

  其一,“揽炒派”议员已经不是“忠诚反对派”。因为“忠诚”是指对国家效忠,但今天香港的反对派只懂反对,不懂忠诚,甚至想国家受制裁,受西方国家攻击。

  其二,该出手时便出手。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说:“若可重来,去年10月已经介入。”这种“迟来的介入”当然也和对“反对派”的定位有关,之前摸不清“反对派”全心全意“揽炒”,全力为美国政府“助攻”,当然不会以霹雳手段来对付。今后清晰了对“揽炒派”的定位后,便可以当机立断。

  其三,行政机关也宜“该出手时便出手”。此次立法会乱局,行政机关有大量民生法案被积压,但行政机关恪守不干预立法机关原则,要求立法会自行处理乱局。其实,依据《基本法》的“行政主导”的立法原意,行政机关可以早一点直接出手。这既和“没认识到‘揽炒派’的性质”有关,同时也与缺乏经验有关。

  被“拉布”十几次,立法会终于“剪布”!香港再出发的这一步不仅漂亮而且提气!

  连任的内委会主席李慧琼已表示,未来两个月内,自己和内委会成员要一起尽快处理过去半年堆积的法案,促进香港早日恢复繁荣稳定,并继续推进《国歌法》恢复二读工作。

  (文|知非) 【编辑:朱延静】

Power by DedeCms